军运会上的宁夏籍“王牌裁判”

军运会上的宁夏籍“王牌裁判”
比赛结束后,王建才(右一)与装备裁判员留影。军运会上,王建才(后排右一)为外国教练解答装备检查疑问。王建才(左三)参加军运会开幕式。 (本组图片均由王建才本人提供)  核心提示  10月19日,武汉。清晨6时,清风徐徐,拂面微凉。  裁判员驻地外,他紧了紧衣扣,时不时看着手表,心绪早已飞向射击赛场。  1986年以来,他在逾百场国内外比赛中数十次担任总裁判长、仲裁。  2002年韩国釜山亚运会,他首次出国执裁。该届亚运会,中国射击队夺得金牌数第一。  时任中国射击队总教练的许海峰赛后由衷地说:“在国外比赛有中国裁判参加,我们就有主场作战的感觉,成绩统计环节有中国仲裁在场,我们运动员、教练员心里就会踏实许多。”  2019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,他63岁,第27次执裁国际大赛。  严肃、认真、公正,是他临场执裁的态度;看清、判准、罚对,是他临场执裁的目标。  他,就是宁夏射击项目的裁判员“老兵”王建才。  见证首金荣耀时刻  “可别轻视了装备检查,很有技术含量的,我们负责的可是比赛的头道关口,直到通过装备检查发给合格证才能参赛。”王建才言语中带着几分自豪。  尽管是“老兵”,但首次执裁军运会,王建才还是有些紧张。  半小时后,王建才登上大巴,直奔射击馆,他将担任射击项目25米、50米、300米步、手枪项目装备检查仲裁。  按照国际射联要求,王建才负责指导并监督由15人组成的装备检查裁判组工作,赛前将依据规则对射击服装的厚度、硬度、长度、松紧度等进行检测,同时也对射击鞋、手套、皮带等其他装备进行检测。  确认装备检查无误后,王建才静待正式比赛到来。然而,刚刚过去的几十分钟,对于旁观者来说,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在王建才的时间坐标里意味着什么。  当天上午8时,军运会迎来开幕后首个比赛日。在男子25米手枪军事速射团体决赛中,当现场大屏幕第一次出现实时总成绩排名时,前几位选手微小的总分差距令现场气氛陡然升温。  在一路领先打到最后10发子弹时,中国选手谢振翔又突然遭遇“手枪螺丝脱落”的意外,王建才的心跳开始加速,这是一度让人窒息的时间,更是运动员在心理上搏斗的时间。他坦言:最后几枪,他看都没敢看,也有很多观众埋下了头,直到欢呼声响起。  中国队获得团体冠军,这也是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产生的首枚金牌。  “尽管比赛中遭遇意外,但中国运动员沉着应对,展现了极佳的心理素质,几位小将在一度落后的情况下,仍有一颗‘大心脏’,每一枪都镇定自若,让对手深陷巨大的压力中。”王建才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一段话。  赛后,他第一时间给记者打来电话分享喜悦。“这是我们宁夏的裁判员首次执裁军运会,我有幸见证了中国军团首金的诞生,这将是我一生宝贵的精神财富,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五星红旗在比赛场馆冉冉升起。”王建才说。  功夫不负有心人  宁夏唯一的国际A级裁判员,宁夏首个出国执裁的体育裁判员……王建才不习惯别人给他贴“标签”,他更愿意分享他与射击运动的故事。  1990年,北京亚运会手枪速射项目比赛结束后,中国、韩国、越南的3名射击选手成绩并列,同时争夺第三名。对此,三国的射击官员均提出不同的评判规则,仲裁主席倾向于韩方领队提出的,按运动员后5发子弹的成绩计算比赛结果。若依此为准,我国运动员将与铜牌失之交臂。  紧要关头,对比赛规则谙熟于心的王建才,迅速拿出外文规则交给在场的中国射击协会官员,将详细规则条款提供给仲裁主席,最终以后10发子弹的成绩计算结果,为中国代表团赢得了一枚宝贵的奖牌。  北京亚运会的经历,让王建才开始憧憬国际级裁判员,他把执裁国际最高级别体育赛事——奥运会当作努力的目标。“从国家级到国际级,在当时很多裁判员想都不敢想,由于国际射击规则均为英文版本,在国际比赛中,外籍裁判员、运动员都使用英语交流,不懂英语就意味着与他们无法沟通。”王建才说。  和大部分国内裁判一样,王建才感到难度最大的就是理论考试和面试,因为整个过程全部采用英文口语交流。没有专业的英语教师指导,王建才便利用业余时间把字典和电视当老师刻苦自学,央视开办的电视英语讲座栏目成了他最好的口语启蒙老师。  在全国首届射击教练员培训班上,恰逢美国射击队访华,中美射击队之间进行了一场友谊赛,王建才所在的培训班学员被临时选为裁判。比赛开始,裁判员一声发令,中国运动员开始走向射击靶位,美国运动员却丝毫未动。情急之下,王建才用流利的英文为发令员和裁判当起了临时翻译,友谊赛得以顺利进行。也是这次“小试牛刀”,王建才对学好英语更有信心。  为“备战”理论考试和面试,他反复模拟国际射联的英语试题,把规则以及执裁时会用到的主要词汇、短句记得滚瓜烂熟,他还特地请英语专业的朋友帮他设计了多种语境下的模拟对话。  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4年王建才晋升国际B级裁判员。  心中始终有杆秤  2002年9月28日,晋升国际B级裁判员8年后,王建才登上了出国的班机,踏上了执裁韩国釜山第14届亚运会的旅途。“过去比赛使用的是纸质靶,通过人的肉眼去判定成绩,遇到复杂的情况,就要靠一些详细的规则去判断。”王建才说,射击比赛枪靶很小,10米气步枪的靶纸,跟1元硬币大小差不多,判定起来相当困难,成绩统计组需要使用专门的弹孔测量器和透明尺等仪器,通过测量环线的位置来判定环数。  9天时间里,在紧张的普通靶纸成绩统计仲裁工作中,王建才与外国仲裁配合默契,成功地处理了所有疑难环值和有关抗议问题,保证了赛区所有项目的准时进行和成绩、名次的准确无误。  直到后来,电子靶的出现,提高了成绩判定的精确度,大大减轻了裁判员的工作量。“但是处理比赛中的各种问题,包括枪支和设备等故障,仍然是裁判的重要工作之一。”通过不断学习和执裁场次的增加,王建才的经验和水平得到不断提高,于2005年晋升射击项目国际A级裁判员,这也是宁夏唯一的国际A级裁判员。  2008年8月8日,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开幕。继庞伟为中国队夺得奥运会射击项目首金后,郭文珺又以492.3环的成绩“射落”女子10米气手枪金牌,并打破尘封了12年的奥运会纪录。作为奥运会射击赛场的成绩统计国际仲裁,宁夏“王牌裁判”王建才见证了这对“金童玉女”夺金的全过程,这也是宁夏裁判员首次亮相奥运会赛场。  至此,王建才先后入选亚锦赛、亚运会、亚残运会、世界杯、世界大学生运动会、世界锦标赛、残奥会、奥运会、军人运动会等国际射击比赛执裁团队,在执裁国际比赛中实现了“大满贯”。随后,他参与翻译、主编的《国际射联章程与规则》《射击项目英语实用手册》《射击竞赛组织工作指南》3本书,填补了中国射击项目的多项理论空白。  “北京奥运会,我们中国人一个世纪的奥运梦想终于成为现实,能参与其中,是对我裁判生涯的一次升华。不管是什么比赛,执裁过程中都要时刻紧绷公平公正这根弦,心中始终要有一杆秤,并保持百分之百的专注度,确保每一次毫厘之间的判罚都要对运动员、对自己负责任。”王建才说。(记者 王 刚)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